植发变脱发:术前“承诺100%成功、终身不脱落”

2020-12-24 16:56:40

中国网财经12月24日讯(记者 贾玉静)近年来,脱发年轻化催热“头部生意”市场,但植发行业因缺乏强制性规定,导致相关消费纠纷层出不穷。日前,中国网财经记者根据消费者投诉进行调查,发现“植发小巨头”新生植发存在广告违法、诱导贷款、退款难等多重乱象。

公开资料显示,新生植发隶属于新生医疗美容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以毛发移植与养护、基因检测等医疗服务为主的大型医疗集团,现拥有香港、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近50个医疗中心及4家研究院,主要为用户提供毛发移植、脱发治疗、植发答疑等服务。

植发变脱发:术前“承诺100%成功、终身不脱落”

“去年11月在广州新生植发华南总院做的植额角手术,2100多个毛囊一共花了不到2万元,植发前新生承诺一年后毛囊存活率在95%以上,达不到则退款,今年11月去复查,结果显示存活率根本没达到95%,但新生却找各种理由拒绝退款,称不认可其他医院的检测报告,只能以他们的检测报告为准。”来自广州的丘先生投诉称,自己当初是被新生植发宣传的“保障手术100%成功,毛囊存活率超95%且终身不脱落”所吸引,如今手术效果未达预期,还要花费大量时间及精力进行维权。

丘先生表示,维权过程中,新生植发工作人员不仅态度恶劣,甚至连微信都已将其屏蔽。“明明白纸黑字签了协议,新生该不承认照样不承认,现在钱没少花、罪没少受、头发却没见长。”

丘先生的遭遇并非个例,来自南京的王先生在新生植发后,同样面临手术失败、维权困难等问题。

据王先生描述,其于2019年3月在南京新生进行植发手术,从后脑勺取4000单位毛囊种植在头顶,手术、治疗、护理产品累计花费3.1万元,术后一年,不仅头顶毛囊成活率极低,连取发部位都患上了毛囊炎,且一直不见好。

“新生的医生让我继续用药,但丝毫没有改善,我按合同约定要求新生植发退还部分费用,他们却推卸责任称是我植发数量太少,效果就这样。”王先生认为,新生植发店大欺客、态度蛮横、根本没有解决问题的意思。

在王先生提供的毛囊种植承诺书中,新生植发承诺“凡在本机构进行自体毛囊移植受术者,术后移植毛囊存活率可达95%以上;如患者完成手术一年后,经本机后鉴定确认最终的移植毛囊成活率低于95%,本机构可为患者进行一次免费手术修复;若免费手术修复后,最终的移植毛囊成活率仍低于协议约定水平,本机后承诺退还还未达标部分相应比例的手术费用。”

“现在手术失败、头发越植越少,新生植发即没有修复、更不同意退款。这么大企业敢做不敢当,公信力何在?”王先生质疑道。

随后,中国网财经记者以消费者身份与一新生植发工作人员取得联系,该工作人员表示,新生植发手术都是签约保障效果的,手术成功率100%,毛囊存活率95%以上,终身不脱落,达不到协议要求可以退款或者免费2次加密。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范世乾表示, 医疗广告不得含有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断言或者保证,也不可以用治愈率或者有效率来做宣传,上述内容已涉嫌违反《广告法》第十六条规定。

谈及手术鉴定依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表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也享有公平交易的权利,经营者应当听取消费者对他提出的商品或者服务的意见,接受消费者监督:“新生植发不认可患者在其他医院检测报告的说法本身就存在问题,这种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做法,很难保证客观、真实和公正,消费者就难以对其进行监督,也损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

被投诉“诱导贷款” 旗下连锁机构频遭行政处罚

除了手术失败,更有消费者险些因新生植发工作人员“诱导贷款”,而对个人征信造成影响。

“我是去年3月、4月在南京新生进行的植发手术,由于手术费用太高,新生植发工作人员提出可以贷款支付,并用我的手机进行操作,在某贷款平台上申请了两笔三万元贷款、各分12期还款,但是还了6期突然没法还款了,显示已经逾期,可贷款平台客服根本联系不上。”消费者蒋先生表示,该贷款平台并非自己选择,而是新生植发合作方,如今被动逾期,担心会影响个人征信。为此,蒋先生选择向第三方投诉平台进行投诉,但因涉事贷款机构并未入驻平台,目前该投诉进度仍为“待分配商家”。

记者同时注意到,该第三方投诉平台上多起关于新生植发的投诉均提及“诱导贷款”:“在新生植发工作人员的操作下通过第三方平台借款1万元,购买了3个月疗程,只做了一次后续不想做了,希望能取消借款账单,只承担一次的费用”;“今年7月通过广告获悉深圳新生植发有免费毛囊检测,于8月15日来到新生,到了才知道需缴纳200元成为会员才能进行检测,之后工作人员又让缴费预约,我表示自己现金不足无意预约,新生方面提出可以刷信用卡或者贷款,并不断劝说诱导消费,最终刷走2000元才回到家中”。

中国网财经记者联系其中一位投诉人进行核实,该消费者表示,自己已与新生植发签订和解协议,不能再就此事接受采访:“虽然问题解决了,但过程太费时费力,实在不想评价。”

岳屾山指出,首先,贷款合同是需要本人进行签订的,如果平台没有进行审查,而合同不是本人进行签订的,那么对其应该不发生效力;其次,如果涉事贷款平台确实出现了问题,没有办法正常还款并且联系不上客服,那么因此造成的违约和逾期责任在于平台方面,消费者不需要承担相关违约责任的,但还款义务还要正常履行。

天眼查信息显示,新生植发归属新生医疗美容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3月25日,注册资本1亿元,公司股东为陈国涛、林凤飞、林宗琰,持股比例分别为40%、30%、30%,林凤飞担任公司法人。根据对外投资统计,新生医疗美容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共有66家企业,其中多地新生医疗美容医院或新生医疗美容门诊部即为新生植发连锁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经营风险提示显示,新生医疗美容集团有限公司11月24日刚刚因“违反广告内容管理规定行为及其从属”被南京市鼓楼区市场监管局予以罚款2000元行政处罚。不仅如此,该公司控股的杭州新生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长沙天心新生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北京领秀新生医疗美容诊所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亦频频因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广告违法行为、医疗机构诊疗活动超出登记的诊疗科目范围等原因被当地市场监管部门予以行政处罚。

针对以上问题,中国网财经记者向新生医疗美容集团有限公司发送采访公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关闭